美高梅登陆中心

||||
阅读文章
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与陆南泉同志商榷
作者:罗文东 吴波    文章来源:  
陆商泉同志的《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以下简称“陆文”),对《居安思危——苏共亡党的历史教训》8集DVD教育参考片解说词(以下简称“解说词”)关于苏联剧变根本原因的观点和方法进行了商榷。我们认为,陆文不仅对解说词本身存在误解,而且其分析苏联剧变根本原因的观点和方法存在谬误。我们尤其不能同意把苏联解体的罪过往去世已达几十年之久的斯大林身上一推了之。

一、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在于苏共对马列主义的背叛

解说词从苏共兴衰的历史轨迹、苏共的基本理论及指导方针、意识形态工作、党风、特权阶层、组织路线、领导集团以及苏共对西方世界西化、分化战略的应对八个方面,对苏共内部问题的产生、发展和变化展开剖析,并深刻阐述Π苏共内部的问题与苏联剧变的必然联系。解说词得出的基本结论是:“作为前苏联国家和人民脊梁的苏联共产党,作为曾经是支撑苏联社会主义事业的钢筋铁骨,它自己内部的蜕变和首先断裂”,无疑是导致苏联解体的最主要因素。

从整个解说词来看,苏共内部的“蜕变”和“断裂”是指赫鲁晓夫以来特别是戈尔巴乔夫时期逐渐形成了一套脱离、背离、背叛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和科学社会主义道路的路线、方针、政策。如果苏共内部不出问题,能够坚持正确的改革方向,西方“和平演变”的影响再大,国内“反对派”的攻势再猛,苏联共产党也不至于垮台,苏联社会主义也不至于失败。

显然,陆文批评解说词将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主要归咎于赫鲁晓夫特别是戈尔巴乔夫速两个社会主义“叛徒”,可以说是文不对题了。更令人不解的是,陆文一谈到戈尔巴乔夫等人的罪责时,便竭力主张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某些领袖人物的行为”;但谈到斯大林的错误时,便说他“滥杀无辜”、“实行个人专政”等等,甚至将20世纪90年代发生的苏联解体的罪过推到已经去世达几十年之久的斯大林身上。陆文这种采用双重标准、自相矛盾的逻辑是站不住脚的,是不能说服人的。

苏联剧变不仅没有证明科学社会主义的失败,反而证明了以戈尔巴乔夫为代表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以及错误的改革路线、方针、政策的破产。2003年3月,俄罗斯《导报》发表《俄罗斯人怀念斯大林时代》一大写道,高达53%的人认为斯大林对国家发展起了良好的作用,俄罗斯民众、甚至反对派充分肯定斯大林把苏联从一个落后农业国建成了一个世界工业强国,奠定了苏联现代化发展的基础。原苏联部长会议主席雷日科夫在剖析苏联剧变的原因时也深刻指出:“1991~1993年的反革命不仅背叛了改革的思想,而且也背叛了十月革命的理想。”“我国现在总危机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改革本身,而在于改革的目的和方式,在于在改革的目的和方式中缺乏社会和道德的基础。”“现在动乱的种子是由戈尔巴乔夫及其叛徒战友们在戈尔巴乔夫执政的最后几年播下的,这些种子落到叶利钦及其周围的人掘松和施肥的沃土上后,开始枝繁叶茂,鲜花盛开”1。

二、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不能归结为苏联社会主义制度

陆文还从它所理解的历史唯物主义基本观点出发,把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归结为斯大林下一苏联社会主义模式!认为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应从制度中去找”。我们认为,这种观点和结论,既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也不符合苏联社会主义的历史状况和苏联剧变的基本事实。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历史领域的任何一种活动都是主客体的统一。作为上层建筑的社会制度,也是由占统治地位的阶级根据一定经济基础的要求而制定和实施的,以维护其根本利益。尤其是近代以来,代表统治阶级利益的执政党在制定改策、建立制度、影响社会发展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作为苏联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苏共的性质、地位决定其在苏联社会主义发展进程中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如果将执政的苏共与苏联的制度分割开来,无视从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的苏共领导集团这一重要历史主体所犯的错误,而仅仅从以往的社会主义制度中去找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必然陷入客观唯心主义和历史宿命论的泥潭,并得出“十月革命”是错误的结论。

苏联剧变固然与社会主义制度不完善有关,但制度不完善只是酿成苏联剧变的一定条件而不是根本原因。制度不会自发地产生,更不能自动地运转并发挥作用。邓小平深刻指出:“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能不能坚持,经济能不能快一点发展起来,国家能不能长治久安,从一定意义上说,关键在人。”“要注意培养人,要按照‘革命化、年轻化弋知识化、专业化’的标准,选拔德才兼备的人进班子。我们说党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要长治久安,就要靠这一条”2。只有依靠好的领袖集团和党的正确领导,社会主义制度才能不断地自我完善,社会主义国家才能避免制度颠覆和毁灭式的灾难。

三、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不能归结为斯大林社会主义体制

陆文还列举了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模式在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方面的主要弊端,认为这些弊端“带有制度性与根本性的特点”,进而断言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在于走投无路的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体制。

斯大林社会主义体制的确存在弊端,然而其弊端与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巨大成就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相比,是第二位的。总的说来,斯大林社会主义体制适应了当时的历史条件,发挥过巨大的积极作用,比较充分地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问题在于战后随着历史条件的变化,这种体制越来越不适应社会主义继续发展的要求,而斯大林的后继者没有及时和正确地领导改革,以克服这种体制的弊端。从赫鲁晓夫到契尔年科时期,苏联的改革浅尝辙止、徘徊反复,甚至出现了走偏方向的情况,结果延缓或干扰了社会主义改革的进程;戈尔巴乔夫时期,苏联的改革又偏离方向、误入歧途,最后导致资本主义复惮。无视从赫鲁晓夫特别是到戈尔巴乔夫的苏共领导集团所犯的错误,而将苏联剧变的原因主要归结为斯大林社会主义体制,就无异于颠倒是非了。

一些人将“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模式”所包含的社会主义制度和体制混为一谈,以体制上的弊端否定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把进行社会主义体制改革的原因看作背弃社会主义制度造成剧变的原因,其理论上的荒谬和实践上的危害都显而易见。大家想一想,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对我国也产生过巨大影响,我国也长期实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但中国为什么至今没有发生类似苏联剧变的悲剧呢?

陆文说,苏联广大党员和人民对苏共垮台和苏联解体无动于衷,是因为他们对苏共及其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出现了信任危机。我们不赞同这一说法。1991年苏联举行全民公决,赞成保留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票数占76。4%;当时的“无动于衷”,只是表明俄罗斯人对戈尔巴乔夫及其领导集团的失望。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对斯大林及苏联进行无情批判的季诺维也夫后来反思说:苏联之所以取得伟大成就,“是因为有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制度和斯大林的领导”。2005年底,俄罗斯两个著名的社会舆论调查机构所作的调查结果显示:当今66%的俄罗斯人对苏联解体感到惋惜,76%的人认为苏联有许多可以值得骄傲的地方;72%和80%的人分别认为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时期走了一条错误的道路。由此可见,有良知的苏联人抛弃的不是解救俄国危难、实现国家强盛的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而是导致民生凋敝、引发社会动乱的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及其推行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

四、只有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才能正确认识苏联剧变的原因和教训

解说词从苏共内部问题的产生和变化的角度,对苏联剧变的主要原因和历史教训进行了全面深入的分析和阐述,使人深受启迪、很受教益。然而,陆文从制度中去找苏联剧变的根本原因,将苏联剧变的原因主要归结为“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制度和体制。按照这种立场、观点和方法去认识苏联剧变的原因和教训,所有实行过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的国家岂不都要走苏联剧变式的老路?都会遭受社会主义失败的厄运?

虽然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在战后暴露出越来越严重的弊病,但这些弊病是可以通过正确的改革加以解决的。问题在于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苏共领导集团对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的弊病的性质和原因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认为这些弊病是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本身造成的,进而要与“现实的”社会主义制度决裂,“根本改造整个社会大厦: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实行所谓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也就是说,要改变党和国家的性质,放弃社会主义公有制、无产阶级专政和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搞西方式的市场经济、多党制、议会民主制、三权分立和指导思想多元化,等等。正是这套背叛性的改革路线、方针、政策,既不能解决苏联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矛盾和问题,也不能抵御国内外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的进攻,最终导致了苏共垮台、苏联解体。

苏联剧变的教训是惨痛的。西方国家实施“和平演变”战略,苏联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矛盾和问题,都只是为国内外敌对势力反共反社会主义提供便利条件,并不必然导致苏联剧变的结果。而以戈尔巴乔夫为首的苏共领导集团所推行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这一错误的改革“药方”,却把得了“疾病”但没有得“绝症”的苏联给“治死”了。苏联剧变表明,社会主义要保持生机活力,不断发挥优越性,不改革不行,乱改革也不行。因为不改革就不能与时俱进,就不能克服社会主义体制方面的弊端,就不能促进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只能是死路一条;同样,改革如果偏离了社会主义方向,就必然引发社会动乱和危机,就必然葬送社会主义制度。

1、[俄]尼?雷日科夫:《大动荡的十年》,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第564、570页。
2、《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80页。

作者介绍:美高梅登陆中心研究员 副研究员
(2007-04-20 14:59:00 点击3794)
关闭窗口